是黎言呐

这是谁家的小美女呀?
(人体渣求轻喷!四指因为我不会画五指)

啊,我的老父亲

今天遇到一个屠夫,用的是我的老父亲(bu)杀三放一的那种(虽然我刚开始不知道)
我是园丁(同局还有一个园丁),到最后就剩一台密码机了,我解了一半,大门就在密码机前面,贼近了,但是这个时候屠夫来了
刚想跑路,又想了想我哪次跑得了,就象征性地绕着一块石头走了两圈(想皮一下),最后毫无疑问的被逮了
然后他就像牵气球似的(本来就是)带着我走了,我挣扎了一下想告诉他我会挣扎,但是放弃抵抗了
第一个狂欢之椅在我眼前出现,我想:不就是全灭么,又不是第一次了,下次绝对要把周围椅子都拆了
然后屠夫就跟看不见一样,走了过去,我:???李要干什么!屠夫带我来到了我的出生点,我看到了那把被我拆了的狂欢之椅,还有旁边的密码机
我当下就觉得大概是要跟我算旧账,毕竟另一个园丁是个短命鬼,哪有时间拆椅子
但是他又走了,就开始带我溜(园丁小姐姐的娇喘到现在都如雷贯耳,捂脸)
终于在一个椅子前停了下来,我心想:要来了,和太阳肩并肩的滋味,但为什么那么多椅子你不停,非得停在这(还不找那个传说中的VIP室),你当遛狗啊!
屠夫有了动作,我当时就是一条咸鱼了,然后我就看到我被放下来了,而我脚下,是地窖,登时脑子就懵了,光顾着看椅子,没注意脚下
从来都是大屠杀没被放过的我(废话,你才玩几天),那一瞬间热泪盈眶,生怕他反悔,赶紧跳了下去,毕竟杀三放一的不知道被多少萌新气到大屠杀
现在申请好友了,不知道能不能过,沧桑.jpg